比特币价值:比特币十年|价值的轨迹
  比特币的定义

  是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

  与法定货币相比

  它确实是一种颠覆

  一种打破

  法定货币由国家央行发行

  而发明比特币的中本聪是谁我们都不知道

  又是什么赋予了它价值呢

  Charlie Shrem(比特币基金会联合创始人):我们当时有10到15个早期持币人,我们都是极客啊书呆子啊,这就是一群很古怪的孩子住在地下室里鼓捣这些东西,如果没有我们的话,比特币不会是今天的样子。因为我们是这个领域里很早期的先驱者。 我当时成立了一家公司,我们让人们可以轻松的买卖比特币,我们公司当时非常成功,每天的交易量超过一百万美元。

  在绝大多数风险投资者还在观望比特币的时候,硅谷的VC大佬Tim Draper就已经高调入场。在投资生涯中相中过Hotmail Skype 百度,特拉斯等明星企业的他,又是怎么看待比特币的价值呢?

  Tim Draper(德丰杰基金创始人):比特币背后支撑它价值的东西其实跟古代用贝壳易物的道理是一样的,用艺术品换金子,用金子换房子或其它东西,每一次都涉及另一层面的抽象意义,从黄金到黄金带来的保障,再从黄金上得到的保障,到期待政府可以承认并支付这笔钱,当然这只是一个抽象的概念。比起寄希望于政府来保障这笔钱,人们更希望国际社会可以共同保障他们的财产,所以从一定意义上来说这实际上是比法定货币更加有保障的。

  Roger Ver(比特币天使投资人):他们无法阻止你进行支付和交易,他们不能冻结你的账户,他们无法控制它,唯一可以阻止比特币的方法就是,关掉整个世界上的互联网并且让它保持关闭,很明显在当今这个时代是不可能这么做的。

  Don Tapscott(加拿大区块链研究中心主席和联合创始人):现在多伦多有很大的中国移民群体,很多人都要给他们在中国的家人寄钱,他们通过西联汇款的话,每笔转账需要支付百分之十到二十的手续费,但是如果他们使用基于比特币的跨境转账工具的话,一共只需要支付百分之一点五的手续费。比特币的流通摆脱了央行以及第三方金融机构。

  很多人告诉我,它的优势在于可以加快尤其是跨境交易的时间,并降低相应的成本就能看到bitcoin ATM的标志,但比特币不同于法定货币,没有机构为它背书,或者强制使用,即使有这些技术优势, 人们是否真的愿意使用比特币呢?

  Michael Dunworth(区块链转账平台联合创始人及CEO):我当时的想法是,你可以把你的银行卡信息存放在网络浏览器里。然后去不同的购物网站购物,并直接结账。当时我们也是想要获得公关和媒体的关注,所以我们当时就是,觉得这是一个很棒的想法,就在想为什么我们不把比特币做成一种支付手段呢。

比特币价值

  比特币当时非常火,凡是从事它相关业务的人都会受到大量的媒体关注。所以当我们增加了比特币功能后,有人开始在论坛上说,现在你可以用比特币在亚马逊等网站上购物了。然后你知道后来基本上我们百分之九十八的用户都在使用比特币,包括新加坡,澳大利亚,欧洲,英国。

  有很多大公司开始接受比特币,但是事实是很多这些公司这么做可能只是为了吸引公关和推广需要,问题是你很难让人们去花费有可能每年价格都会上涨翻倍的东西。

  如果你有200美金的比特币然后我跟你说,这些钱明年的时候就会值400美金,你可能连50美金都不愿意花,我有一次度假花了价值3千美金的比特币,现在价值三万美金了,所以你估计不会愿意快速的就把你的比特币花出去。

  法定货币的价值波动受央行调控,相对比较稳定。而比特币的价格则完全受市场影响,价格波动剧烈。使用比特币支付的人,也不得不面对这个风险。

  初夏虎:上涨的时候涨到你怀疑人生,下跌的时候跌到你放弃信仰。就是说从13年这样下跌的时候,从8000多人民币一路跌到1300块钱,又暴跌到900块钱,你如果经历这个的时候,你放弃信仰吗?我差点就放弃信仰了,很多人在那天就放弃信仰了,卖掉了。

  熊立健:那个阶段的话整个很多的矿场哀鸿遍野,很多矿场不得不甩卖,关门,停产。整个行业大家都不知道未来是什么。

  Tim Draper:我购买了一个挖矿的合约,直接转换成比特币的话是4万个比特币。当时应该是4美分一个比特币。这些都在MT.Gox事件中被盗了,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还没有判决Mt.Gox的人。

  比特币交易本身不需要第三方,但目前普通用户的比特币交易基本都通过一些交易平台。许多人的比特币也都存放在交易所开发的电子钱包里,虽然比特币至今固若金汤,但交易所却一直是黑客攻击的重点目标。人们的比特币财富随时都有瞬间化为乌有的风险。2014年2月,总部在日本的比特币交易所Mt.Gox发生被盗事件,当时价值约4.5亿美元的85万枚比特币全部消失。

  Stacy Herbert(财经新闻主持人):在2011 12 13年的时候,还没有像Trezor 或者 Ledger这样的硬钱包,所有人的币都有被盗,网站带着你的币就凭空消失了。当时没有真正简便的办法来保障你钱的安全性。

  Jed Mccaleb(开源协议Stellar): 基本上从那以后我花了几周的时间,建了第一个比特币交易网站Mt.Gox,从那以后我就一直在这个领域里。Mt.Gox一度占了百分之九十的市场份额,如果你想要得到比特币的话,你就得去Mt.Gox。我记得还有人做过研究,关于比特币是如何流通的,有将近十分之一的币永远不会被花费,因为它们消失了,它们被弄丢了,我没有数我究竟丢失了多少个比特币,可能有几百个吧。

  听起来这些交易平台都挺危险的,在早期的时候肯定是危险的,人们还不知道它到底是什么,人们陆续进来,这些新入圈的人,他们可能不知道如何保障它的安全,我试图去警示人们,如果你不能承担失去它们的后果的话就不要投资,任何放在交易平台上的投资都是你能够输得起的。

  Austin E.Alexander(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客户经理):在Mt.Gox第一次被盗之后,被叫去参加听证会审计代码,而且当时市场上比特币的流通都是集中在一个现在看来很可笑的机构里。所以我们的创始人就决定建立一个新的比特币交易平台,在发布给公众之前,花了好几年的时间构建基础设施。

  对于交易平台面临的安全问题,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因为涉及到虚拟货币的交易平台,都在面临前所未有的风险,你手上保管的客户的钱可能会一夜间消失,就像现金,除非放在银行金库里,不然你不会知道是哪里被攻击了。如果是虚拟货币被攻击的话,全世界所有人都可以查到,任何人在任何地方穿着睡衣或者待在地下室就可以攻破网络。

  交易平台相关的技术,还有待提高,而且已经在改进了,我们看到了很多新提出的解决方案,多年以来每一天我都在处理虚拟货币的转账业务,处理银行转账业务,百分之九十九或者保守点说,百分之九十八的问题与银行和法定货币有关,而用虚拟货币总能搞定,对于银行业来说,每一天都会有问题。

  Charlie Shrem:2014年我们刚从阿姆斯特丹的一个演讲活动回来,然后我在纽约被捕了,我当时被软禁在家,然后我又在监狱里待了一年,我简直不敢相信发生了什么,就好像你在云端漫步,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非常可怕。我当时做的是通过我当时的公司,我让这个人购买比特币,而且我知道他会把这些比特币拿到丝绸之路上去倒卖。这是违法的,我当时太年轻太傻,什么都不在乎。

  丝绸之路是存在在暗网中的网络购物平台,只接受比特币支付,它因给枪支,毒品,洗钱等非法生意提供了躲避监管的渠道而臭名昭著。在2013年被美国联邦调查局取缔,创始人被判终身监禁,而涉及这场丑闻的比特币,也引起了执法部门的关注,很多人开始把不受央行和政府控制交易不通过任何第三方机构的比特币和不法交易联系在一起。

  James Jalil是一名律师,他主要关注的就是比特币,以及其它各种虚拟货币的法律问题。

  James Jalil:2010年的时候我开始关注比特币,从一开始我了解到这个东西,我就意识到人们肯定会需要相关法律咨询会有法律方面的疑问。最早关于比特币的一个案子是有一个人想用比特币买东西,但是他不敢这么做,因为他怕他在做违法的事。罪犯也会使用美元,罪犯会使用任何可以逃避法律的东西,事实上罪犯会一直存在我们周围。

  我认为比特币其实比美元更容易追查,百元钞票基本上永远不可能被追踪,但是比特币的交易记录会永久的保存在区块链上,每个人都可以看到,我唯一不知道的是谁打开或者关闭了钱包,但是这笔交易是永久记录在区块链上的,对于政府来说更容易追查。相比起百元大钞来说执法部门可以更容易的追查比特币交易,区块链不是匿名的,它的所有权是匿名的,但是交易记录会永久的被记录下来。

  Jeffrey Tarrant:问题出在整个比特币的生态环境上,Mt.Gox破产了,所以每个人都在说,比特币就是一场骗局,但是出问题的是交易平台,并不是比特币或者区块链,并不是原始代码出现了问题。另一个就是丝绸之路,这是一个专门用于犯罪活动的网站,整个生态系统里都是负面的声音。

  Joi Lto给我打了一个电话,他是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的,他告诉我他的计划,要建一个基地,听着这非常有价值但是我们有一个问题,就是中本聪开发的这个代码,我们不知道这究竟是谁,但是我们知道的是有一个,叫做比特币基金会的组织里有五个程序员,他们在维护和改良神秘的中本聪最早写的内个代码。

  我想要从这五个程序员调三个出来把他们招到麻省理工学院来,我们想要成立一个“数字货币组织”,我还有Reid Hoffman都支持这个想法,还有联合广场风投基金的Fred Wilson,基本上是我们资助了这个项目来把这些人召集在一起,我认为他们是在做一件很好的事,他们帮助重建了一些信任。

  然而比特币作为支付手段的合法性,在国际社会还没有达成共识,有些国家政府甚至对它亮起了红灯禁令。

  Tim Draper:我认为他们都在试图去弄清楚,比特币将如何在经济中发挥作用,如果它比我们国家银行发行的货币更受欢迎怎么办,或者如果这样做会改变政府怎么办,它会如何改变政府,所以政府很紧张,银行很紧张,很多人都很紧张。

  Don Tapscott:我听有的政府说,我们需要保护我们的国家货币,不你不需要,每个国家的法定货币,是完全高枕无忧的,它们永远不可能被比特币取代,我会感到很惊讶,如果在中国,比特币或其它的数字货币的交易量达到全国总交易量的百分之一,所以没有任何必要去保护你的国家货币。

  但是这项技术非常重要,这跟当年互联网给我们社会带来的改变一样巨大,我认为这是全世界的政府都在挣扎的一点,他们知道他们在和彼此竞争,他们都想要搞清楚自己是否能够在维持现有政府的现状的同时,接纳这项新科技,并改变他们的国家,因为这个世界真的要改变了,就看哪个政府能看够看到这一点,并且欢迎比特币到来的政府,我想将是下一代的大赢家。

  不过也有国家对它张开双臂,去年日本承认了比特币为合法支付手段,并以取消消费税的方式积极推动比特币的使用。

  也是在去年,比特币价格出现了暴涨,资产的波动性很大,比特币在2016年的时候价格下跌了,然后在2017年又上涨了,我们见证了它的价格涨到近2万美元,然后从那以后又大幅下降,但是我们在这个领域里看到了很大的热情,我们也看到资本市场开始对这个领域感兴趣。

  Matthew Roszak:我们还处于非常早期的位置,整个虚拟货币生态圈一年前的价值大概在两百亿美元左右,现在的价值已经超过了三千亿美元,所以这就是一个巨大的幅度,从一个新资产类别的角度看的话,很多传统金融机构的投资者还没有进入这个领域,所以一旦他们进来了的话,又会带来十倍以上的增长。

  三年前我做了一次预测,比特币会在2018年突破一万美元,现在各地的现金市场,价值有约百万亿美元,整个虚拟货币市场,价值有数千亿美元,所以它的价格估计还能再上涨个几千倍。

  如果说比特币距离实现成为人们普遍接受的支付手段的使命还有很远的路程,那么人们对于它的投资热情又来自于哪里呢?我们是否找到了它的理性价值呢?

  初夏虎:它不是货币,它是储备,或者说是价值的载体。比特币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创造两千一百万个单元的稀缺数字资源,就像黄金。那么你如果可以拥有其中的一个单元的话,你就拥有了一个具有永久性的东西。

  Roger Ver:任何可以被作为价值储备的东西,都有其它的使用场景。如果没有其它的使用场景,它就无法当做价值储备,比特币就不太可能流通,那它的很多人提出的另外一点,它的储值的功能其实就不存在。

  你会发现在世界上的发展中地区,比如说非洲的撒哈拉以南地区,在这些地方,你会发现人们在拥有银行账号之前,就拥有了手机,这就意味着对他们来说,对当地经济来说,对日常的交易来说,比特币会是一个更好的选择。

  Ran Neu-Ner:如果你看非洲的实际情况,区块链技术没有被完全采纳,在顶端市场,虚拟货币的交易已经被接受,但是底层市场,虚拟货币还没有被真正采用。很多人没有意识到的一件事是,一场基础技术革命正在发生,其实最容易理解的一个类比就是90年代的互联网泡沫,这并不代表现在发生的事都是不好的,有些人会亏钱,就像在互联网泡沫的时候一样。

  疯狂的商业想法在正常的经济条件下可能永远都不会得到支持,没有人能预估创新的,它让世界上真正的创新者能创建可以改变和提升人类生活的东西。

  在探寻比特币价值的旅途中,有很多不同的答案。尽管如此,今天人们对于比特币的期望依然很大,比特币诞生将近十年了,它还在不断地遇到新的问题和新的挑战,它的未来到底在哪里,带着这些问题,人们又会踏上新的旅程。